專 業 服 務

評估服務 訓練及治療 心理輔導 兒童活動 家長課程 言語治療
評估服務簡介 評估類別 跟進訓練與治療

 
何謂評估?
 

 

評估是一個科學性的測量工具,用以客觀地量度不同人仕在心理、情緒、精神、智能、性格、語言和學習能力或障礙等,各個範疇的表現,作為持續訓練、培育或/和治療的基礎,最終令求助者得到整全的身心健康。


學術背景:

 

評估是由心理學、行為學和醫學等專科學問所發展出來的測量工具,其發展過程包括了學術理論的研究、臨床的驗證與技術的改良及創新之不同階段。務求各方面都同時具備科學性、客觀性、準確性和實用性。

 

評估形式: 

 

評估專家會運用「量表」作實質的評估,形式就類似問答調查,然後綜合臨床的觀察,以及專業的心理分析和環境調查(包括個人,家庭、學校等環境),來作出客觀和準確的測試和結論。

 

 

服務問答

   1. 如何可以用最少的時間糾正孩子的問題?

       要用最短的時間,就必須對症下藥;要對症下藥,就要找出真正的問題所在或者問題的根源。孩子的問題所在可以是非常複雜。同樣呈現没精打采,無心向學表現的孩子,問題可以是患有讀寫障礙,其他學習障礙,亦可以是患有專注力缺乏或過度活躍症,也可以是亞氏保加症,智  商問題(資優或弱智),甚至是情緒問題,抑鬱,焦慮,又或受家庭問題所牽累。所以要診斷出真正問題是非常專業和倚賴經驗的。

 

   2. 治療師診斷問題的步驟是怎樣的?

       一個經驗豐富的治療師,會根據父母平常的觀察,孩子臨床的表現,和孩子成長的發展史而作出初步的診斷,決定進行那一種進一步的測驗或評估。當中會用到一些準確性高的量表,用以計算患者在某一問題上的嚴重性。坊間很多治療師 (包括私人診所,政府,志願團體) 在診斷孩子的問題時,採用「撇除法」。「撇除法」即透過不同的評估或量表,逐一把問題的可能性撇除,剩下的便是真正的問題。比方一個學習散慢,無心向學的孩子,治療師通常會幫她()做「智能測驗」,確定她()不是因為弱智或資優;然後再做「專注力缺乏和過度活躍症評估」,如果結果呈陰性,那就可以再撇除不是專注力缺乏或過度活躍症。接下來可能會做「讀寫障礙評估」或「情緒智能評估」等,進一步撇除其它的可能性,直至真正的問題浮現為止。

       「撇除法」的優點是根據此部驟一定可以找出問題的所在,縱使經驗不足的治療師一定可以勝任。「撇除法」的缺點是此法因為必須通過一系列的評估,所以需要受助者付出冗長的評估時間及昂貴的評估費用。其實,作為一個專業服務,我們必須以照顧和方便顧客為第一要務,顧客的問題應該第一時間盡早解決,絶不能為方便自己和但求評估不出錯(基於自己欠缺經驗),而要受助者多付不必要的評估費用。

 

   3. 那麼,你們的評估服務有何特色?

   我們的評估服務絶不運用「撇除法」。我們認為要達到一個精確的診斷和評估,責任全在治療師,而非要受助者為遷就治療師而參加特定的不必要的評估計劃。此種做法不但使受助者受苦,也延誤他們得到正確治療的機會;於專業操守的倫理守則來說,也是不當的。我們極重視治療師必須是富有經驗的,他們能夠從觀察孩子的行為表現,和與父母傾談中,發現問題的端倪,而基於初步的判斷,進一步處方怎麼樣單一(頂多兩項)的評估來確定真正的問題,測驗或量表的運用只為確定問題,而非像坊間的治療師一樣,用來撇除問題。

 

 


 4.
如何實際操作?

     有兩種做法可以供家長們選擇:
     (1)
我們的治療師可以與父母家長(孩子不必出席)面談一小時,進行諮詢,加深彼此對問題的理解,有需要時,治療師會建議選取做那一種評估,或與孩子見面。

      (2) 我們亦提供一種綜合性身心發展評估,父母家長於面見前收到一份「綜合性問題表」,仔細填妥後 ,帶同孩子往見治療師。治療師會單獨與孩子面談或遊戲,亦會單獨與父母面談,   分析孩子的背境,從而評估孩子實際遇到的問題,也會給父母一些建議解決問題。有需要時,治療師才會建議進一步需要做什麼評估。一般來說,孩子和父母可以很快便知道問題的所在,孩子亦可以很快得到本中心跟進的治療。

 

 


 5.
為何做讀寫障礙評估必須先做智能測驗(IQ Test) 

      這完全是錯誤的安排。一個人的智商與他有没有學習上的障礙是完全没有關係的。一個智商正常,甚至智優的人可以有學習上的障礙。智商好比「水塘」,而學習障礙卻好比「引水道」;當水質有問題時,可以是「水塘」有問題,亦可以是「引水道」出問題,也可以以上兩者皆有問題。兩者可以互相獨立。雖然「引水道」的問題可以污染「水塘」,但真正的問題應在「引水道」,而非「水塘」。坊間的治療師大多用「撇除法」,先去撇除智商不足的可能性,再去肯定是否有學習障礙。然而,除了上題有關「撇除法」所提到的壞處外,還有以下一個重大缺點:一般的智能測驗(如:韋氏)的測試過程過於倚重語言的讀、寫、說、聽、理解,如果遇到一個有以上學習過程障礙的人,智能測驗的結果必呈現低估的現象。這樣不但得不到正確的智商分數,還會連累整體的診斷結果,可謂「得不償失」。我們認為學習(讀寫)障礙的評估不一定需要做智能測驗。一般的情況下,治療師可憑經驗判斷一個人是否有弱智(可從他的其他反應得知)。如果真的有懷疑問題是出於弱智,可以先做學習障礙評估,後做智能測驗,而非先智能測驗,後做學習障礙評估。還有,為了避免低估有學習障礙者的智商,我們會選用一些透過非語言的智能測驗,這樣才會準確地反映。